北京信用卡套现,取现,垫还,代还,提现,养卡刷卡套现公司


关键词:北京信用卡套现,北京信用卡取现,北京信用卡代还,北京信用卡垫还

缺钱的大学生,嗜血的高利贷,网贷正将二者轻易链接起来。极端悲剧个案背后,畸高的利率和额度,空白的风控和监管,野蛮的扩张和催收,正在让一切走向失控的疯狂中。相比于七年前被“送别”的信用卡,网贷,这只正在急速入驻校园的野兽,显然需要更大的智慧,利息高达30% 高利网贷入侵大学校园
  “零首付”“零利息”“最快3分钟到账”……在信用卡告别校园七年后,更为凶猛的“野兽”杀入:以P2P为主的网络贷款,借助“网络+代理”模式,正在大学生群体中飞速蔓延。
 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调查发现,除了金额较小的普通消费贷款,更为大额的创业资金、偿还学费等贷款,亦由触手可及的网贷向大学生提供着——而相比于信用卡,缺乏监管的网络贷款渠道,动辄能为学生提供万元甚至数万元贷款,且实际利率惊人。
  费率不透明、授信额度过高、风控不严、催收方式野蛮……在便捷、低门槛背后,校园贷款存在的问题,正日渐凸显,且开始以极端个例提醒风险所在。
  但无论是网贷机构还是校园,目前均严重缺乏有效的引导和管理。尤其,有能力在社会上“创造”一个个惊天大案的网贷机构,迄今仍处于裸奔状态。
  一头完全失控的野兽,正冲击着防备最低的校园。
  “野兽”渗透校园
  没有还款来源,被银行拒之门外的学生,却成了各家网贷平台争抢的客户。
  2016年初,广东某高校的大学生李明(化名)与同学筹划创业,缺启动资金。他们在经过提交身份证、银行卡等信息,并录制一段视频后,他从名校贷,人人分期、分期乐、趣分期等四个平台拿到3万元。
  “平台会要求借款人每个月还一些,三年还完,我算了一下三年的利息和其他管理费用等一共1.1万,现在每个月要还1700多元,压力挺大的,这个月借同学的钱才还上,下个月可能要做一些兼职来还款。”李明不建议同学们去网贷,但网贷却正在全面杀入校园。
  “学校里有很多贷款广告,海报就贴在我们的宿舍楼里,贴吧里也都是这些平台的推广信息,还有校园代理一直向学生推销,通过微信扫一扫送奖品来获得关注度,再重点与需要用钱的同学说利息很低等等。”合肥某高校大学生冯强(化名)称。
  “借贷的学生一般分为两种,一种是为了虚荣心之类的,买自己目前无法负担的东西,另一种是真的急需钱,比如有个学生会的同学,办活动向学校请款迟迟未能获批,就先贷了一些钱,等报销后再还款。”冯强认为,一些同学以为只要把借钱补上就行,但事实往往远非如此简单。
  据了解,这些校园贷的门槛都很低,通常在校大学生向这些校园贷平台提供身份证、学生证等证件信息即可申请到分期付款或提现,不需要父母或老师提供任何担保书。
  律师付建从去年10月开始着手了解大学生贷款情况,他发现,现在这个行业非常乱,许多平台虚假宣传,表面上说是无利息、低利息,但一些服务费、管理费、交易费等加在一起比利息还高,变相的增高了利息,学生的辨别能力弱,对社会认知能力和风险防范能力不高,这是非常危险的。有些平台为了催债,就给学生发短信,说类似“我们要去你们学院拉横幅,给你送花圈”的话恐吓学生,学生就怕了。
  付建表示,我发现,一些校园贷平台会倾向针对农村的孩子推销。城里的孩子来上学时都带了好的手机、电脑等,一些农村贫困的孩子家里负担不起这些,不可能花几千甚至上万元买个好手机、好电脑,部分学生由于自己的虚荣心理,觉得这些贷款平台挺好的,就开始借贷了。
  律师李大伟表示,校园里同学间关系密切,甚至有一些比较强势的学生,拿着其他同学的身份证在网上办理网络贷款手续。身份证被冒用的学生在报警时,大部分情况下是不能够证明自己的钱和身份证被其他同学领走的,也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被冒用,因为是网络终端注册。这就给很多强势的学生利用弱势学生身份注册提供了可乘之机。弱势学生发现自己的信用记录出问题,但是维权过程中非常麻烦,产生了很多更加深层次的问题。